1. 牛弹财经首页
  2. 资讯

暴风掀起风暴,互联网“遗老”难抓区块链“稻草”

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被控后,该集团第一时间发布公告称,业务未受影响。

但据暴风2018年年报显示,它全年净亏损10.9亿元,早已陷入了经营困顿,融资成为这家上市公司近几年的自救手段,冯鑫跌落在这个当口。

发迹于PC播放器的暴风,曾在2017年底发布“播酷云”矿机,进军区块链。此后,暴风集团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好景不长,随着挖矿奖励积分BFC被监管点名“变相ICO”,项目无疾而终。

除暴风外,迅雷、人人网、天涯论坛等传统互联网公司都曾尝试进军区块链行业,监管始终是它们绕不开的话题。

对于暴风集团来说,播酷云的命运可能已尘埃落定,但对于部分互联网遗老来说,进军区块链所面临的监管风暴仍在盘旋。

 

冯鑫被控 暴风再现经营困境

 

7月28日,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进一步调查。

关于被控原因,暴风集团在公告中并没有过多披露。

但据第一财经报道,冯鑫此番被控,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共同发起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而当年估值高达14亿美元的MPS,早在2018年10月便被英国高等法院下令进行破产清算,这一国际收购案以败局告终。

此事引发连锁反应,包括冯鑫在内的9名MPS并购参与人员被控。究其原因,这场资本运作与暴风的经营困局不无关系。

2016年,为收购MPS,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联合设立了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基金为暴风带来了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等LP巨头的加持,并最终以2.6亿元撬动了52亿元,完成了MPS的收购。

谁也没有想到,原本欢喜的一场收购,最终以“破产”收尾。冯鑫和暴风也在这场资本腾挪术中沦陷。

事实上在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前,暴风系已经开始分崩离析。

2018年5月,深交所针对暴风集团2017年年报发出问询函,指出暴风集团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4.93亿元,已连续两年为负。

除了现金流,暴风集团的综合盈利状况同样令人担忧。

暴风掀起风暴,互联网“遗老”难抓区块链“稻草”

暴风市值比高峰已跌逾9成(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据暴风集团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达2.3亿元。此外,公司2018年度归母净利润亏损就已高达10.9亿元,且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剩2400万元。

暴风集团早已陷入营收困局。

 

“发币”解难曾遭互金点名

面对每况日下的经营状况,暴风集团开始在外部谋求融资。据choice数据显示,仅在2017年上半年,冯鑫就累计质押12次;此外,暴风也在内部造血,狂追市场风口,从体育直播、VR再到区块链,无一错过,但进展都不尽人意。

2017年12月,暴风参股的北京暴风新影推出“播酷云”矿机,外界将播酷云的问世视作暴风踏足区块链领域的标志。

在功能上,该设备可供用户下载和播放4K视频,闲置时的带宽资源还能共享出去,赚取BFC 积分,BFC积分可在积分商城中兑换商品和第三方服务。

借着区块链的东风,首批2000台播酷云在5分钟内销售一空,销售金额达1千万元。当时,暴风集团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受国内监管限制,播酷云在中文官网上努力撇清了BFC积分、挖矿及数字货币的关系,“BFC积分并不是虚拟货币,而是一种采用了区块链技术的积分系统。”但在播酷云的海外版页面上,仍直接使用了”Bopocoin”的字眼。

2018 年 1 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暴风与暴风新影并不存在控制关系,暴风新影不属于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子公司。

不过公告中也透露,暴风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控制的暴风控股有限公司为暴风新影股东,持有暴风新影9%股份。换句话说,暴风集团与“播酷云”之间无法做到完全剥离。

早在2017年12月8日,暴风集团便在其官方微信中发表《暴风区块链第一战,送10个播酷云抢购码!》,文章称,所有BFC积分完全基于区块链技术进行记账,播客云可能是最值得入手的区块链挖矿机。

好景不长,就在暴风集团主动与币“切割”后仅仅撑了一个月,播酷云就被监管叫停。

2018年1月12日晚,中国互金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称以此前央行牵头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为依据,代币发行融资(ICO)行为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违法犯罪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应立即停止从事ICO。

 

暴风掀起风暴,互联网“遗老”难抓区块链“稻草”

中国互金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

互金协会在风险提示中点名BFC积分,称它“发行代币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

3个月后,BFC积分(BOPO)登陆BCEX交易所,币价从最高的0.2 元快速暴跌,目前0.00365元,流通市值近乎归零。

 

互联网“遗老”难抓区块链“稻草”

 

事实上,不止暴风一家在追着风口跑,2017年随着比特币突破2万美元,不少互联网“遗老”都想到了进军区块链,其中包括天涯、迅雷和人人网等知名企业。

在上述风险提示清单上,同样被互金协会点名的还有迅雷玩客云。

2017年8月,迅雷推出私人云盘“玩客云”,借鉴比特币的POW算法,利用玩客云“挖矿”产生的数字资产玩客币,总量为15亿,产量每365天减半。2个月后,玩客云正式推出“云盘挖矿”和玩客奖励计划。

2018年9月,迅雷将链克业务售让给新大陆科技集团公司运营,正式与“币”切割。但这并没有逃脱监管的审查,链克业务很快被监管点名。如今,玩客币(LTK)报价0.5711元,距离历史高点9元已跌93%。

相比成功发行积分或代币的暴风和迅雷,人人网的遭遇更显悲催。

2018年1月4日,人人网发布《RRcoin白皮书》,号称将为社交网络提供开源的区块链平台——人人坊,并成立人人币基金会。用户、PGC、开发人员、广告主、平台方等均可在系统内获得或支付人人币。

仅仅过了4天,据链科技报道,监管部门便约谈了人人网,RRcoin项目以私募退币告终。人人网方面对此不予置评。

尽管人人公司董事长兼CEO陈一舟曾公开表示“十分看好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应用”,但缺乏应用场景的人人网,最终也只能让RRcoin胎死腹中。

对于暴风集团来说,“播酷云”的命运可能已经尘埃落定;但对于部分互联网遗老来说,进军区块链所面临的监管风暴仍在盘旋。

随着实际控制人冯鑫被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暴风再次被卷入风暴眼。

本文章来自网络,只做学习使用,不代表牛弹财经观点,不作为投资参考。发布者:小牛,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niutan.com/126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