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分析:BCH和BSV逐渐成为数据存储区块链,与交易媒介愿景不符

前言:尽管BSV和BCH具有交易媒介资产的一些可取特征,例如交易费用低,但与BTC相比,这还不足以导致其活动的大幅增加。此外,BSV和BCH越来越多地被用作在链上存储数据的方法,而不是作为交易媒介。特别是,BSV主要被用作在链上记录数据的一种方式,其中有94%的交易是OP_RETURN交易。
在过去的几年里,诞生出了很多比特币(BTC)分叉币,其中大部分已经逐渐消失。但其中一个分叉币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那就是“太子”BCH。
在2017年8月,BCH从BTC网络中分叉而出,其目标是“履行比特币作为点对点电子现金”的原始愿景。BCH的支持者们认为,BTC正日益成为一种价值存储,而不是一种交易媒介,而后者被视为是比特币的原始愿景。为了实现这一点,他们认为有必要将BTC的区块大小从1 MB增加到8 MB(最终增加到32 MB),这将允许每个区块能够容纳更多的交易,并降低交易费用(每个区块只能添加有限数量的数据–区块大小越小,则用户就趋向于支付更多的费用,以确保矿工及时接受他们的交易)。
相反,BCH分叉的反对者认为,增加区块大小最终会导致更强的中心化,更大的区块意味着账本的总大小会以更快的速度增长。每个全节点运营者(包括但不限于矿工、商家和审计者)都需要能够下载和存储整个账本。他们还需要在对等式网络中传播区块。如果账本增长过快,全节点运营商维护必要的硬件和互联网带宽的平均成本就会越来越高,这可能导致权力集中问题的发生。
2018年11月,一个新的分叉从BCH网络中分离了出来:即BSV。BSV是分叉BCH而来的,其目标也是回归中本聪“将比特币作为点对点电子现金的原始愿景”。BSV扩展了BCH的作用域,并进一步将区块大小增加到了128 MB(注:最近又扩大了区块)。此外,BSV消除了对OP_RETURN 交易的大小限制,这导致BSV区块链上的数据存储容量更高。此外,BSV还选择不采用由BCH添加的OP_CHECKDATASIG操作码(扩展脚本语言以验证任意数据的签名)。最终,BSV的目标便是“用更好的用户体验、更便宜的商家成本和更高的安全级别替换世界上的每个支付系统”。
截至目前,BCH和BSV的已实现市值(Realized Cap)在加密货币市场分别位列第5位和第11位。这些值是通过每一部分供应,按其上次移动的价格进行估值计算得到的。下图显示了BTC、 BCH和BSV的已实现市值情况: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比较了BTC、BCH和BSV的链上活动,并分析了这两个分叉链是否实现了其支持者所述的目标。首先,我们检查是否有证据表明它们被用作“点对点电子现金”,我们之后会将其称为“交易媒介”。然后,我们查看区块大小的差异,分析它们是否会促进区块空间的利用。最后,我们检查了安全性,并分析了分叉对算力和挖矿收入等指标的影响。

一、交易媒介分析

在本节中,我们将研究BCH、BSV和BTC的链上活动,并分析这些资产被用作交易媒介的程度。虽然目前没有关于如何衡量“交易媒介”资产的确切定义,但我们预计交换媒介资产的费用相对较低,交易数量较多,价值转移量较大。此外,网络应该有大量活跃的的唯一用户。我们分析各种指标,包括调整后的转移值、交易计数和活跃地址,以衡量三种资产的经济使用情况。
1、费用
BSV和BCH均被设计为低收费区块链。低费用是交易媒介token的的一个重要方面,因为如果用户每次被迫支付大量费用,他们就不太可能使用资产进行定期支付。

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BSV和BCH的交易费用中位数均接近0美元。BTC的中值费用在2019年初降到了0.03美元,但在过去三个月里大部分保持在1美元到3美元之间:

但低收费也可能是一个长期的安全风险。矿工是通过区块奖励和交易费用而得到组合激励的,随着大额区块奖励的减少,费用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总费用太低,在区块奖励归零后,矿工可能就不会有激励,以维护这条链的安全。
BTC的日常总费用经常高达100万美元,而BSV和BCH的日常总费用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仍然低于每天1000美元:

2、交易计数
BTC在总交易计数方面还存在着优势,相比之下,BSV和BCH并没有落后太多。具体来说,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初,BSV的交易量很大。下表显示了三种资产中每种资产的每日总交易计数:

但遗憾的是,大多数BCH和BSV交易不转移任何价值,相反,它们将数据存储在区块链上作为OP_RETURN输出的一部分。
尽管区块链主要用于记录价值转移,但它们也可以用作非交易相关数据的分布式不可变数据库。短消息(比特币OP_RETURN消息必须小于80字节)如“7月15日纽约市的天气是80度”,可写入区块链并永久存储。
因此,区块链可以用作公证人或时间戳服务(例如,存在证明)。而要做到这一点,用户需为他们想创建时间戳的文档创建一个加密哈希(作为唯一的密码标识符),并将该哈希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包含进来。然后,该交易可作为证明该文档当时存在的证据。然后,这可以用来反驳抄袭者:如果有人在晚些时候进来并试图声称他们创建了文档,文档的原始创建者就可以使用他们的交易来证明他们已在早些时候创建了文档。
要将区块链用作数据库,用户需要能够将任意数据作为交易的一部分。比特币在2013年增加了OP_RETURN 脚本操作码,以允许用户这样做。OP_RETURN交易可用于记录链上的元数据,但不能用于有效交换价值。任何带OP_RETURN的输出都是不可花费的。
而BSV交易越来越多地纳入OP_RETURN。下表显示了带有OP_RETURN的BSV交易日计数,以及没有OP_RETURN的BSV交易日计数:

截至7月1日,超过94%的BSV每日交易都带有OP_RETURN:

任何应用程序或用户都可以使用OP_RETURN来任意记录数据。例如,BSV的大部分OP_RETURN交易都是来自一个名为“WeatherSV.”的天气app。weathersv记录并检索BSV账本上的气候数据。根据Weathersv网站,基于当前的费用,一个天气频道“可通过5澳元的价格激活,包含大约142天的广播任务。”
下表显示了单个应用程序发送的BSV OP_RETURN交易总数的百分比。自5月以来,WeatherSV已发送了大部分的 BSV OP_RETURN交易:

事实上,BSV的大部分交易(包括不带有OP_RETURN的交易)也都是来自WeatherSV。截至7月14日,超过94%的BSV交易由Weathersv发送:

同样地,BCH也越来越倾向于采用OP_RETURN交易。下表显示了带有OP_RETURN的BCH交易及不带OP_RETURN的BCH交易计数:

截至7月1日,超过67%的每日BCH交易都是OP_RETURN交易:

相比之下,只有大约25%的BTC交易是OP_RETURN交易:

其中,大部分BTC OP_RETURN 交易是来自Omni和Veriblock。下面的图表显示了两者所占据的OP_RETURN交易计数:

与BTC相比,BSV和BCH越来越多地被用作存储数据的方式,而不是作为交换媒介。此外,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最近还提出了,BCH等区块链可能成为其他区块链的数据存储层。
3、调整后的转移价值
转移的总价值近似于交换的货物总额。我们将价值转移定义为“本地单位从一个账本实体移动到另一个不同的账本实体”。只计算交易结果为正(非零)值的转移。因此,总转让价值可作为总经济活动的代表。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衡量标准。并非每一次价值转移都必然是一次真正的经济商品交换。例如,很多传输,实际是由用户在其拥有的不同地址之间循环使用资产。
为了解释这一点,我们使用了一个我们称之为“调整后的转移值”的度量标准,它试图删除非经济活动或者其它干扰数据(如自我发送和故意垃圾交易)。而BTC在转移价值总额方面,拥有着巨大的优势。下表显示了BTC、BSV和BCH的总调整转移值:

BSV和BCH的调整后转让价值都在增长。BSV的2019年每日调整后转让额,最近在2019年6月26日达到峰值1.442亿美元,而BCH在2019年6月27日达到峰值3.255亿美元,然而,这仍然远低于BTC的数量级,后者在2019年6月20日达到了35.8亿美元的每日调整转让值。

在6月份,BTC占调整后转让价值总市场份额(三种资产)的85%以上,如下所示:

4、中间转移值
BTC的中间转移值也明显高于BCH和BSV:BTC的中间转让价值在2019年期间在50美元至100美元之间波动,而BSV和BCH的中间转让价值大多保持在1美元至10美元之间。特别是,BSV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相对不稳定,在几天内甚至降至0美元的中间转移价值:

注:更大的总转让价值或中间转让价值,并不一定意味着一项资产被更多地用作交换媒介。也许BSV被用于小型交换或微交易(类似于KIN,我们在先前的研究报告中对其进行了调查)。而BTC则被用来交换更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但这将是一个重要的指标来监控未来的发展,因为它可以更清楚地了解这些资产的实际用途。
5、活跃地址
活跃地址是一种获取使用加密资产唯一用户总数的近似度量方法。我们将“活跃地址”定义为当天在网络中处于活动状态的唯一地址(作为账本更改的接收方或发起方)的计数。活跃地址表示最大数量的潜在每日唯一用户,即假设每个用户至少需要一个地址。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很多用户实际控制了多个地址,这意味着实际的唯一用户数量可能明显低于唯一地址总数。地址可能是属于一个人的,也可能是属于多个人(如交易所钱包)的,又或者多个人只拥有一个地址。

BTC在活跃地址数方面,再次占据了主导优势。下面的图表显示了三种资产的每日活跃地址情况:BTC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内的每日唯一活跃地址,在60万和100万之间波动,而BCH和BSV分别保持在10万和5万以下(一些异常值之外):

6、地址余额分布带 (USD)
地址余额分布带,显示的是当天结束时持有特定金额美元价值货币的唯一地址的计数。

这个指标还是一种潜在的唯一用户的计数方式,其同样假设每个用户至少需要一个具有不可忽略值的地址。截至7月1日,余额超过1美元的地址,BTC接近有2000万个,而BCH和BSV分别有550万和419万个。
以下图表显示了三种资产至少持有1美元、100美元、1000美元、1万美元、10万美元、10万美元和100万美元的唯一地址的数量情况:

7、交换媒介总结

尽管BSV和BCH具有交换媒介资产的一些可取特征,如低费用,但与BTC相比,这还不足以导致其活动的大幅增加。当通过调整后的传输值和活跃地址等度量来衡量时,BCH和BSV仍然只占到BTC使用量的一小部分。
此外,BSV和BCH越来越多地被用作在链上存储数据的方法,而不是作为交换媒介。特别是,BSV主要被用作在链上记录数据的一种方式,其中94%以上的交易都是OP_RETURN交易,而其中大多数交易都是来自单一天气应用程序。BSV最终可能被用作数据存储区块链,这可能是因为它们取消了对 OP_RETURN交易的大小限制。
到目前为止,BCH和BSV并没有真正被用作交换媒介,它们能否继续占据BTC的市场份额还有待观察。

二、区块大小分析

区块大小是BCH和BSV分叉的主要争论点。经过多次讨论,BCH将区块大小增加到32MB,而BSV又将其增加到128MB(注:最近又增加到2GB)。理论上,区块大小越大,每个区块能够容纳的交易也就越多。但是,这是否会导致区块被有效利用呢?在本节中,我们会分析与区块大小和区块完整性相关的各种度量。
1、总区块大小(单位:字节)
尽管比特币的区块大小上限较小,但就总区块大小而言,BTC仍然领先于BSV和BCH。下面的图表显示了三种资产每天的总区块大小(以字节为单位的所有创建的区块大小之和)。正如“交换媒介”一节所述,BSV的总区块规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OP_RETURN交易的激增所致:

2、平均区块大小(单位:字节)
BTC在每个区块的平均字节数方面也领先于BSV和BCH。虽然BTC一直保持在平均每区块1MB左右,但BSV和BCH在大多数情况下仍远低于每区块1MB的值。当然,BSV有完整数据区块的情况,但并没有出现连续完整数据区块的情况(1天之内)

完整的BSV区块也导致了一些孤块的发生。孤块是不包含在主链中的有效块。当多个矿工几乎同时成功地开采一个新区块时,就会出现孤立区块。其中一个块被区块链所接受,而另一个块是“孤立的”,不被接受。而更大的区块就会加剧这种情况,因为更大的区块需要更长的时间来传播和验证,这可能导致矿工失去同步。2019年4月,六个连续的BSV块被孤立,其中包括一个128MB的区块。
BSV和BCH,偶尔会超过每日平均1MB/区块的值,如下图所示:

3、平均交易大小(单位:字节)
按单笔交易细分,BSV的交易字节数实际上要比BCH和BTC都多。这很可能与OP_RETURN有关,很多BSV交易包含了任意数据,这会增加总体交易大小:

4、区块大小总结

虽然BCH和BSV的区块大小上限远大于BTC,但它们并没有利用这些多出来的空间。在大多数情况下,BCH和BSV的日均区块大小,要小于BTC的1MB平均值。
当然,BSV和BCH都有超大区块的出现,特别是BSV,其越来越多地被OP_RETURN交易填充,正如“交换媒介”章节部分所述。
如果BCH和BSV被当作数据存储区块链,那么它们增加的区块大小就可能是有用的。但就目前被用作交换媒介而言,这似乎并不是一个相关因素。

三、安全和挖矿:算力的影响

网络安全可以说是任何区块链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一次重大的安全故障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破坏加密资产的价值。在本节中,我们分析算力和挖矿收入等指标,以度量三个加密货币网络的安全性。
1、算力
当区块链通过一个有争议的硬分叉(其中两个分支链的哈希算法保持相同)时,它们的算力会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算力是网络中所有矿工完成工作量证明计算的速度,并充当能源支出的代理值。矿工们需要选择是在原有的链上工作,而是离开并开始在新的分叉链上工作。算力会随着更多矿机的加入而增加,相反,如果矿工离开网络,并且没有新的矿工或更高效硬件的加入,算力值就会下降。

在算力方面,BTC占据着巨大的领先优势。尽管BCH在2017年底时暂时与BTC的算力相匹敌(由于矿工们对BCH的难度调整算法进行了博奕),但很快,BTC又取得了算力的主导地位。此外,在2018年11月BSV分叉诞生时,BCH的算力又出现了明显下降。
下面的图表显示了这三种网络的每日平均算力情况。BTC的算力在7月5日达到了74.55M TH/s的峰值,而BCH和BSV的峰值则分别为2.7M TH/s和 1.49M TH/s。

总的来说,与BSV和BCH相比,BTC仍然拥有着巨大的算力优势。如下图所示,截至2019年7月,BTC拥有超过95%的算力份额(BTC、BCH和BSV之间):

2、 挖矿收入
挖矿收入则是另一个重要的安全指标。我们将挖矿收入定义为“某一天所有矿工收入(费用加上新发行的区块奖励)的美元价值总和”。挖矿收入代表着对矿工的激励,该值的增加,可以激励更多的矿工加入市场。

下图显示了三个区块链的总挖矿收入情况。BTC每天的采矿收入,要比BCH和BSV的总和收入高出数百万美元:

其中,交易费用在挖矿总收入中变得越来越重要。BTC(以及BCH和BSV)每21万个区块会减半区块奖励,而BTC的下次奖励减半预计将在2020年5月份发生。而随着区块奖励趋于零,交易费用在挖矿收入中所占到的比例会越来越大。对于BCH和BSV来说,这将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考虑因素,它们目前的每日总费用还不足500美元。
下图显示了三种网络每日的挖矿收入情况:

3、重写区块链时间
我们还研究了BTC矿工重写BCH和BSV区块链所需的时间。在这个理论攻击中,所有的BTC矿工都停止挖掘BTC区块链,而集体工作来重写另外两个链中的一个。重写BSV区块链10天的历史需要花费三个小时,而重写BCH区块链10天历史则需要七个小时(如果BTC矿工对BTC进行相同的攻击,则重写十天的历史大约需要十天时间):

当然,在BCH上,这种攻击也只是理论上的,因为开发人员引入了一种深度重组保护措施。
4、安全性总结

在我们用来衡量安全性的四个指标中,BTC目前领先于BCH和BSV。尽管BCH曾短暂地威胁到BTC的算力,但自那时起,其已经明显下降,并进一步受到BSV分叉时算力分割的伤害。截至2019年7月,BTC拥有超过95%的算力市场份额(在BTC、BCH和BSV之间)。
BTC在日常挖矿收入方面也占据主导位置。BTC每天的挖矿收入分别是BCH和BSV的30倍和60倍。而随着区块奖励继续减半,这将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因为与BTC相比,BCH和BSV的总交易费用可以说是忽略不计的。
我们还发现,如果理论上BTC矿工去攻击BCH和BSV,他们可以在较短时间内重写区块链。
最终,BTC仍然比BCH和BSV更安全,后两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四、总结

尽管BSV和BCH具有交换媒介资产的一些可取特征,例如交易费用低,但与BTC相比,这还不足以导致其活动的大幅增加。当通过调整后的传输值和活跃地址等度量来衡量时,BCH和BSV仍然只占BTC使用量的一小部分。
此外,BSV和BCH越来越多地被用作在链上存储数据的方法(通常没有相关的经济交易),而不是作为交换媒介。特别是,BSV主要被用作在链上记录数据的一种方式,其中有94%的交易是OP_RETURN交易(大多数来自单一的天气应用程序)。BSV最终可能被用作数据存储区块链,这可能是因为它们取消了对OP_RETURN交易的大小限制。
此外,尽管BCH和BSV的最大区块大小都比BTC大,但它们还没有利用这些额外的空间。在大多数情况下,BCH和BSV的日平均区块大小,仍低于BTC的1MB平均值。
BSV和BCH都有出现超大区块的情况,尤其是BSV,其越来越多地被OP_RETURN交易填充。如果作为数据存储区块链获得采用,BSV和BCH增加的区块大小就会是有用的,但就目前被用作交换媒介的目标来看,这似乎不是一个相关因素。
此外,在我们用来衡量安全性的四个指标中,BTC目前领先于BCH和BSV。截至2019年7月,BTC拥有超过95%的算力市场份额(在BTC、BCH和BSV之间)。
BTC在日常挖矿收入方面也占据主导优势。BTC每天的挖矿收入分别是BCH和BSV的30倍和60倍。随着区块奖励继续减半,这将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因为与BTC相比,BCH和BSV的总交易费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我们还发现,如果理论上BTC矿工去攻击BCH和BSV,他们可以在较短时间内重写区块链。
到目前为止,BCH和BSV并没有真正地实现交换媒介的愿景,也没有利用它们大区块的优势。BTC仍然是比BCH和BSV更安全的区块链,BCH和BSV能否进一步占据BTC的市场份额,还有待于观察。

本文章来自网络,只做学习使用,不代表牛弹财经观点,不作为投资参考。发布者:小牛,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niutan.com/126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